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從CEO到階下囚的戈恩:大逃亡被做成游戲 開記者會犀利反擊 重獲自由or前途未卜?

2020-01-22| 發布者: 長興百事通| 查看: 135| 評論: 1|文章來源: 互聯網

摘要: 卡洛斯-戈恩恐怕是當今全球最知名的商界傳奇人物了,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前一把手,更......
快三小說 http://m.hakuaisan.cn

  卡洛斯-戈恩恐怕是當今全球最知名的商界傳奇人物了,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前一把手,更主要的原因是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涉嫌少報收入等罪名在日本被逮捕,出來指責的居然是戈恩指定的日產CEO西川廣人,讓外界嘩然。

  而2019年底發生了一件更嘩然的事,戈恩居然在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統嚴格監控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到了黎巴嫩,過程堪稱是一部諜戰大片。

  戈恩“大逃亡”細節

  據日本共同社采訪相關人士獲悉,逃亡至黎巴嫩的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2019年12月29日離開東京都港區的住所后,從品川站乘坐新干線前往大阪。他在上車前與2名男子匯合,東京地方檢察廳正與警視廳聯手調查詳細行蹤,并鎖定“協助者”身份。

  據報道,據相關人士透露,戈恩的移動路徑通過依次調閱排查設在各處的監控探頭影像這一方式查明。

  當地時間2019年12月29日下午2點半左右,戈恩獨自一人離開保釋條件中指定的港區住所,前往港區某酒店與2名男子匯合。當天下午4點半左右,在品川站確認到他們的身影。

  戈恩一眾從品川站搭乘東海道新干線,在新大阪站下車。晚上7點半左右,他們離開新大阪站,乘坐出租車前往關西機場附近的酒店。2名男子于晚上10點左右走出酒店,但沒有戈恩的身影。2人搬運兩個大箱子,戈恩或藏身于其中之一。

  報道稱,可能載有戈恩的私人噴氣機于29日晚上11點10分從關西機場起飛,經由土耳其于次日30日進入黎巴嫩。

  據報道稱,國籍不同的約10至15人團隊參與了逃亡計劃。該團隊曾20多次到訪日本,至少預先查看了10座機場,最終選定安檢薄弱的關西機場。

  戈恩躲在開有透氣孔的大型音樂器材箱內,得以乘上飛機。據稱,到土耳其為止的途中,曾隸屬美陸軍特種兵部隊“綠色貝雷帽”的民間保安公司人士等2人與戈恩同行,協助其逃亡。

  值得一提的是,這么一場驚心動魄的大逃亡還沒等拍成影視作品,就先被做成了游戲。

  “大逃亡”被做成游戲

  近日,一款名為“戈恩不見了”(Ghone is gonn)的游戲開始出售。據稱,該游戲以日產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逃離日本為原型。

  據日本富士電視臺10日報道,該游戲將于22日正式發行,但已開放預購。該游戲主人公名為洛斯卡·戈恩(Loscar Gon),是著名車企尼松(Nisson)的前董事長,但在某國遭到全天候監視。

  游戲開始時,該角色擁有相當于生命值的26億美元現金,玩家需要操作該角色通過一系列狹窄通道,并投擲現金攻擊路上出現的敵人,途中還可以藏身黑色箱子進行防御。

  游戲的最終目的地是“西關”(Sankai)機場,在這里角色將搭乘私人飛機前往“嫩黎巴”(Nonleva),但如果把所有現金用完,將會被抓進監獄里度過余生。

  發行方在游戲說明的最后表示,“本游戲純屬虛構,與現實中的任務、團體、國家和機構無關”。該游戲支持英語、日語、中文等29種語言,開發和發行方為“芥末壽司工作室”。

  這位在巴西出生的黎巴嫩裔法國人,以其多元文化背景及商業奇才,將幾家世界級的汽車公司起死回生,如今為何落得如此境地?

  戈恩的野心觸碰誰的利益

  日產和雷諾的關系一直都比較緊張,要知道雷諾和日產是互相持有股份,但在聯盟中兩家的地位卻不是那么平等,雷諾持有日產43%的股份,并擁有決策投票權。日產持有雷諾15%的股份,不具備決策投票權。

  雷諾那邊想改變和日產的關系,但是操作手法引起了日產的反對,日產的訴求是擺脫雷諾的控制權,而雷諾卻想實現和日產的合并。

  這就像是一個固執的法國人和偏執的日本人談生意,兩個人都堅持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誰都不愿、也不能做出讓步,尤其是雷諾還有“法國國企”的背景下,日產更不愿意把自己幾十年的成果拱手相讓。

  2017年5月法國總統馬克龍上臺,他急于為振興法國經濟尋找新引擎。2018年年初,作為雷諾最大股東的法國政府支持戈恩連任雷諾公司CEO,作為交換條件,戈恩要促成雷諾、日產的合并。消息傳到日本,戈恩立即從“日產救世主”變為“日本汽車業的入侵者”,反對戈恩的合并計劃在日產內部被上升到“保衛日本汽車業”的高度。

  2018年4月,戈恩宣布計劃調整日產與雷諾的資本關系,全面整合兩家公司的業務。此舉引發日產高管反擊,日本政府力量甚至介入,很快戈恩就嘗到了苦果。

  2018年11月19日傍晚,雷諾董事長兼CEO、日產汽車會長戈恩因涉嫌過少申報自身報酬,以涉嫌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虛偽記載有價證券報告書為由,被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帶走,與“卡洛斯·戈恩”一同被捕的還有日產代表董事“格雷格·凱利”。

  消息爆出后,日產汽車很快發布了聲明,陳列了戈恩的各項罪狀。不僅如此,當天晚上10點,日產汽車在總部橫濱召開發布會,確認這一消息的真實性,并對外界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只是遺憾,我還感到強烈的沮喪、挫敗、絕望、憤怒和怨恨。”日產CEO西川廣人在現場表示,這場格外及時的發布會,有點像針對自家董事長的“批斗大會”。

  戈恩召開發布會叫屈

  北京時間1月8日晚上9點,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記者俱樂部發布會上滔滔不絕,絲毫未見疲憊感。

  “自我被殘忍地被捕以來已經400多天了”,戈恩說道,“我和我的家庭、朋友和社會圈完全斷開。這給我的家人、朋友帶來了傷害,自2018年11月以來,這是我首次獲得自由,這些感慨很難言語。”

  “這是一項有組織的陰謀,”戈恩表示,“是誰組織這場陰謀?有日產董事會成員,有日本政府的人。參與的人很多,包括東京地方檢察官,包括幾家律師事務所,AMW, 他們是日本法院為我指定的。”不過,戈恩稱,因為不希望給黎巴嫩政府帶來麻煩,所以不會透露日本政府的人。

  戈恩的英文自述進行了一個小時。在大概22點10分結束時,戈恩情緒難掩激動。

  在戈恩的表述中,他原本以為在2020年就可以完結這些案件的審判,然而他發現在日本的軟禁似乎遙遙無期。檢方推遲審判,再加上自己被禁止與妻子交流,使得自己失去了盼頭,同時也害怕一輩子無法見到自己深愛的新婚妻子,所以促成了自己離開日本。

  “我認為我做了正確的決定,有些決定是不得不做的,”在戈恩看來,逃離日本是別無選擇。

  除了為自己的自辯,戈恩還在發布會上提到了許多過往,由此來解釋為什么他會被日產背叛。

  沒有自由身的戈恩失去發展機會的聯盟

  棄保潛逃的戈恩日前表示將在黎巴嫩長期居住。不過,前提是他不會被引渡回日本。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均表示,戈恩被引渡回日本的可能性不大。首先,日本和黎巴嫩、法國并未簽訂雙邊引渡條約;其次,黎巴嫩和法國政府態度明確,表示愿意保護戈恩。

  當然,即使不被引渡回日本,也不意味著戈恩有了自由身。

  日前,國際刑警組織日本辦公室已向黎巴嫩政府發出了關于戈恩的紅色通緝令。當地時間9日,黎巴嫩政府在對戈恩進行傳訊后,決定對其發出旅行禁令。黎巴嫩檢方允許戈恩在黎巴嫩居住,但禁止其離境。

  而戈恩所打造的巨無霸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也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動處境。此前,2015年,還沒有三菱加入的雷諾-日產聯盟通過協同效應節省開支達43億歐元,較2014年同比上升13%,提前一年完成了該聯盟提出的既定目標。目標的達成主要歸功于采購、工程設計和制造三大領域協同效應的突出表現。2017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發布“Alliance 2022”規劃,計劃到2022年,該聯盟將實現銷量突破1400萬輛,營業收入增至2400億美元,協同效應節省成本翻倍至100億歐元的目標。

  在戈恩被逮捕以后,日產汽車在2019年3月發布一份聲明,表示“三角聯盟”不會解散,并表示三方同意在目前聯盟的架構基礎上,形成“全新”的聯盟合作模式。

  雖然日產方面曾發布聲明稱不會解散聯盟,但作為連接三家企業的最主要一環戈恩退出,很難尋找一個能夠被三方所同時接受的掌門人,因此聯盟即便是繼續存續,影響力也將大幅度下降,許多戈恩推出的聯盟涉及全球的融合政策,也將被縮小或取消,三家公司的獨立經營的發聲權將進一步擴大。

  韓國汽車產業協會運營委員長金泰年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戈恩旗下的“三角聯盟”,不僅是影響到了日本,也影響到了包括中國、韓國在內的全球汽車行業格局。三角聯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實驗,戈恩推行的是涵蓋三家公司在全球架構的機制,雖然是一個聯盟,但同時保持三家公司的各自經營,聯盟基本依賴于戈恩來掌舵。此外,東亞和西方文化有所差異,也成為影響架構穩定性的重要原因。

  經歷戈恩事件之后,三角聯盟間的信任已降至冰點。或正如戈恩所說,現在聯盟已經瓦解。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 收藏

最新評論(1)

Powered by 長興百事通 X3.2  © 2015-2020 長興百事通版權所有

平码规律论坛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