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21歲男子刺死原班主任 自稱讀書時受管教心懷不滿

2020-01-22| 發布者: 長興百事通| 查看: 135| 評論: 1|文章來源: 互聯網

摘要: 2020年1月3日下午,海南澄邁縣第二中學校園內發生一起故意傷害致死事件。21歲男子蒙某在教師宿舍樓下,持尖刀......
白癜風病因 http://88995799.com

2020年1月3日下午,海南澄邁縣第二中學校園內發生一起故意傷害致死事件。21歲男子蒙某在教師宿舍樓下,持尖刀將該校老師徐某刺傷,犯罪嫌疑人蒙某被當場控制,徐某經搶救無效死亡。當日官方內部通報顯示,經初步訊問,蒙某自稱在澄邁二中就讀時不服徐某管教心懷不滿進而行兇。

1月10日,記者從蒙某家屬處了解到,蒙某于2013年初被診斷患有精神分裂癥,偏執型,最近一次出院時間為2019年9月11日。

一把尖刀,狠狠刺傷了兩個家庭。事后,徐某一家人陷入巨大的悲痛當中。徐某妻子認為,從嫌疑人蒙某作案的情況來看,“根本不像是一個精神疾病患者能夠做到的,一定要讓他得到嚴懲。”

而蒙某家人也陷入深深自責當中,蒙某父親說,“我寧愿被殺死的是我。”

↑教師徐某生前。

案發現場:下午在宿舍樓下行兇

徐某出生于1983年4月,2006年大學畢業后即到澄邁二中工作,初任數學老師,2018年轉教計算機,并擔任班主任。該校公告欄顯示,2019年春季學期,他還獲得該校“初中優秀班主任”榮譽。

照片中的他陽光帥氣,同事們稱他樂于助人,學生們稱他開朗愛笑。他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妻子李某同為該校音樂老師,大的兒子7歲,上一年級,小的1歲兩個月,正牙牙學語。

↑澄邁二中。

2020年1月3日,周五,多云,氣溫25/19℃。上午,徐某上完課后,回家做了妻子最愛吃的牛肉炒尖椒和炒雞肉。下午2點30多分,徐某照例騎著電動車帶著大兒子去上學。因為忘記帶頭盔,他又折返到教師宿舍樓下。

“監控顯示,下午2點不到10分的樣子,兇手就出現在宿舍樓下,戴著安全帽和耳塞,一直等到徐老師騎車出去,他也跟著出去。徐老師回來,他也回來。”和徐老師同住一棟樓的A老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大概(下午)2點50分,看到那個時候,徐老師背對著兇手拿帽子。這時兇手下車,把車停好,從坐墊下面拿刀,就開始動手了。”A老師說。

“可能出于本能,徐老師把孩子抱上了4樓。”A老師稱,“當時有人喊叫,兇手可能也害怕了,把刀一甩,帽子一扔,嘴里還罵罵咧咧的,后來就騎著摩托車走了。”

彼時,4樓的李某正準備出門上課。聽到喊叫聲后,她走到窗戶邊看發生了什么事,“以為有人在吵架。”此時,敲門聲響起,她一打開門,丈夫便倒在了地上,“頭上全是血,看不清傷口在哪,兒子左手臂也被劃傷了一刀。”

李某急忙呼救,并撥打了120和報警電話。聽到呼救后,幾位老師趕到徐某家中,幫忙將徐某抬下樓,用私家車將其送到醫院。

一樓樓梯口有一大灘血。而1樓到4樓的54級臺階上,全都有血跡。3日下午3點50分,經搶救無效,徐某被宣布死亡。死亡證明顯示,徐某系刀刺傷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知情人士稱,蒙某行兇后曾跑到校長辦公室“自首”。官方通報稱,嫌疑人被當場控制。

↑嫌疑人蒙某(圈內)被當場控制。

記者獲得的3日官方內部通報顯示,經縣公安部門初步訊問,犯罪嫌疑人蒙某自稱其曾在澄邁二中就讀,因不服就學時老師徐某對其進行的管教而心懷不滿。

↑官方內部通報。

曾與蒙某同班的C同學向紅星新聞記者證實,蒙某確于2011年在澄邁二中就讀,彼時徐某是其班主任,“印象中蒙某當時很高很瘦,沒有現在這么胖,背有點駝,喜歡獨來獨往,成績也不是很好。”

“知道徐老師被蒙某刺死后,同學們都很心痛、震驚,不明白蒙某為何多年之后行兇。”C同學說,徐老師當時對同學們很好,盡職敬業,經常輔導同學們寫作業,“就算管教也是正常的管教,從來沒有體罰或罵過哪個學生。”

C某還稱,彼時所在班級流動性大,大多數同學成績較差,經常有同學失學或轉進來,“我還記得初一時有蒙某這個人,到初二時就沒有印象了。有一位同學稱初二到我們班時蒙某還在,但是初三畢業時蒙某不在我們畢業照里面。”

嫌疑人:小時候常被欺凌 患偏執型精神分裂癥

1月10日,記者曾走訪蒙某家。據了解,蒙某出生于1998年6月,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個23歲的姐姐,目前就讀于某醫學院;下有一個5歲的弟弟,在上幼兒園。

蒙某的父親蒙甲(化名)稱,蒙某自上小學起就表現有一些低智行為,“考試經常考幾分,曾留級轉校”,還經常被別的孩子欺凌,有一次蒙甲甚至找到了對方的家屬。

↑蒙某父親。

蒙某姐姐蒙乙也稱,小時候曾與蒙某一起上學,就她所知,被欺凌的情況確實存在,“但他從來不會跟我們說,甚至幫著欺負他的人隱瞞。”

及至初中,蒙某先被送往澄邁二中就讀,后又轉到另一所學校就讀,但還是讀不下去。

蒙甲夫婦記不得兒子具體是哪一年開始發病的,“突然就開始胡言亂語,亂摔東西,嚷嚷著有人要害他。”后來,夫婦倆見兒子狀態沒有好轉,于是將兒子送到海南省安寧醫院檢查。

據蒙甲提供的病歷材料顯示,蒙某最早初診日期2013年2月,主訴無明顯原因下,出現精神異常,表現為失眠自語,常在家聽到有人議論自己,時稱有人做事針對自己,常無故發脾氣,拿著不滿意的東西時要打壞,要求父母買,上學時成績較差,常受到同學欺負,看到數學老師時稱老師開車搞自己,有打老師的沖動,病程中無發熱抽搐史。

經診斷,蒙某患有偏執型精神分裂癥,存在幻聽、妄想。2014年2月至2019年9月曾10余次住院治療,其中2018年4月1日到2018年12月20日連續住院,周期最長。

“經常都是這樣的情況,孩子發病了我們將他送到醫院治療。情況好轉后,我們將他接回來,犯病了再送過去。”蒙甲說。

記者注意到,在一份日期為2018年9月1日的某醫院出院小結中,蒙某入院情況稱:患者于5年余前無明顯誘因出現精神異常、行為紊亂,主要表現為自言自語、胡言亂語,說有人看他,看他是為了讓他害怕,說班主任讓他害怕,說那個老師喜歡他,有時叫父親不要觀察他,無故摔手機,無故打自己東西,亂花錢,易激怒、毀物,喜歡獨處,不與人交流,性格孤僻。曾在安寧醫院住院治療,診斷為“精神分裂癥”,給予抗精神藥物治療,出院后未規律服藥,癥狀反復并加重,今由家屬送入該院治療……住院期間,給予心理矯正行為矯正治療,患者病情較前好轉。出院情況:意識清楚,情感淡漠,思維貧乏,意志減退,生活能自理,現病情尚穩定。

↑2018年9月1日蒙某的出院小結。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時間為2019年9月11日,其中出院小結“意志與行為”一項中寫明“有沖動傷人行為”。蒙甲稱,自己并未仔細看診斷書上的內容,“我們也經常叫他不要出去亂跑,不要惹事生非,主要是怕他受欺負,從來沒有想到他會殺人。”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時間為2019年9月11日。

蒙甲夫妻倆很少知道兒子在外的活動情況。他們在縣城內經營著一家夜宵店,每天下午4點多出門,凌晨5點才收工回家收拾睡覺。在他們熟睡之時,蒙某已經騎著他的摩托車出門了,穿行在澄邁縣的大街小巷。

有消息稱,蒙某之前在金江中心市場一帶跑摩的。金江中心市場一位水果店老板稱,此次事發半個月前,蒙某曾到她店里買水果,“他很愛吃,經常買一兩個菠蘿蜜和芒果,吃完就走。”

↑金江中心市場。

一位摩的司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蒙某很壯,看起來有150多斤,身高1米6左右,經常跟他們搶生意,“那人最冷的時候都穿著短褲、短袖和拖鞋,看起來腦子有些問題。”

該摩的司機還稱,蒙某并不固定在某一地點拉生意,而是到處跑。

同樣見到過蒙某身影的還有澄江二中附近的商鋪老板們。一位商鋪老板稱,時常看到蒙某在二中附近逗留,跑客拉貨,“兩元三元他也跑。有時別人跟他爭生意,他還會拿刀威脅人家。他坐墊下面有把刀。”

一位飯店老板稱,1月3日中午1點半左右,蒙某騎著摩托車在她店門口問“有飯沒,我說沒了,他就走了”。之前,蒙某曾多次到她家飯店吃飯,“飯量很大。”

死者家屬:嫌疑人曾威脅、跟蹤

在蒙乙的記憶中,弟弟的病情時好時壞,“他平時對我特別好,在我上高中的時候還會主動送我去上學,上大學時偶爾還給我發紅包。但一發病就像變了一個人,經常摔壞東西。如果叫你你不應的話,他就會生氣。有時他還會朝奶奶大吼大叫,但一冷靜下來又會積極地向奶奶道歉,說我做錯了,下次再也不這樣了。”

蒙某的病癥給整個家庭蒙上了陰影。蒙甲稱,“在別人談論兒子的時候,自己從不搭話。”蒙乙曾想,自己畢業后,或許能認識一些精神疾病方面的專家,能找到治療方法。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1月3日下午,蒙某在學校殺死了他曾經的班主任老師。

當天接到警方電話時,蒙甲夫妻倆還在家里睡覺。“打電話給他,一直不接,隱約覺得發生了什么事,但警方沒有沒有透露具體情況,只說到派出所去一趟。”蒙甲說,到了晚上,在微信群里看到事發現場圖片才知道兒子殺了人。

“如果沒有發生這事,我可能連那位老師姓什么都不知道。”蒙甲稱。當記者問到蒙某就學時,家長未跟班主任溝通過嗎?蒙甲夫婦稱沒有溝通過。

之后,蒙甲夫婦又陸續得知徐某有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們知道給他們家帶來了很大的傷害,但是現在似乎道歉也沒有什么用,我寧愿被殺死的是我。”

1月4日,徐某在澄邁縣一處陵園安葬,澄邁二中百余名老師自發送行。按照當地風俗,李某未能送丈夫最后一程,“不能讓他走得有牽掛。”

“他最愛的就是我們母子仨,勝過愛自己千百倍。”李某回憶,“天氣冷,他手都裂開了,還要洗菜洗碗,從不讓我做。刮風下雨也是他送孩子,每天一回到家就喊我的名字,看我在哪個房間。生兩個孩子,他在醫院日夜陪著我……”

↑徐某妻子李某。

李某不明白蒙某為何要下此狠手。在她眼里,丈夫對學生們非常關心,“有一次中午飯做好了,等到1點多他都還沒回家,打電話才知道他是在教室輔導學生們寫作業。我說那孩子們也要吃飯啊,他說已經叫家長送來了。”

事發后,李某也得知蒙某患有精神疾病,但她認為,兇手的作案過程并不像一個是精神疾病患者應該有的狀態。

她回憶,2019年春節期間,家人就受到過一次威脅。“當時丈夫母親出門做頭發,就碰到這個兇手,他問我婆婆知不知道丈夫住哪,婆婆說不知道,兇手就騎著車走了。后來因為也沒有實際的威脅也就沒有報警。”

而這一次,“事發前就在校門外踩點、跟蹤,后來不知道怎么跑到校園里行兇。”

事后,該校多位老師和商鋪老板在表達對徐某的遭遇感到痛心、惋惜,同時也對學校的安全保衛措施提出了質疑,“學校大門10多年來都形同虛設,除了規定時間小車通行受限之外,平時各類人員出入都沒有問題。”

他們還稱,“去年兇手就意圖對另一位曾在澄邁二中教過他的老師行兇。這位老師彼時已到另外一所學校教書,由于該校保衛措施嚴格,兇手沒有得逞。”

1月11日中午12點,記者再次來到澄邁二中,不少家長騎著電動車在校門外等待孩子,校門旁佇立著一塊紅色的牌子,“根據校園安全管理條例,一切外來人員未經允許,不得進入校園內,多謝合作。”校門口幾位安全值日老師和保安人員注視著走進走出的學生,一些試圖進入校園的人員被要求進行登記。

當天學校在進行期末考試,下午最后一門考試結束后,學生們將回到家中,迎來自己的假期,而徐某的兒子再也等不到他的爸爸回家。

“前天晚上大娃還問我,爸爸什么時候出院啊,我說等你長大了爸爸就出院了,孩子問那爸爸在醫院誰給他喂飯啊,我說有醫護人員,我不能告訴他的是,爸爸已經沒了。”李某說。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 收藏

最新評論(1)

Powered by 長興百事通 X3.2  © 2015-2020 長興百事通版權所有

平码规律论坛博客